首页>>经济 >>正文

京津冀城市群领跑数字经济第一梯队

2022-07-15 10:06:33 来源于:金台资讯

建设中的雄安城市计算(超算云)中心。 新华社发

本报记者 白波

作为国家重要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空间载体,数字时代背景下,京津冀城市群如何有效利用数字经济赋能区域协同发展,进而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向更高水平迈进?

近日由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的《京津冀蓝皮书:京津冀发展报告(2022)——数字经济助推区域协同发展》显示,京津冀城市群数字服务业在营企业注册资本居东部三大城市群首位。数字经济对京津冀消费水平拉动作用明显,并显著降低了京津冀城市群碳排放水平。

数字服务业在营注册资本高于长三角珠三角

发展数字经济已成为世界各国驱动经济发展的重要选择,也是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关键所在。蓝皮书分析发现,京津冀城市群数字服务业在营企业注册资本居东部三大城市群首位,数字信息传输业发展具有显著优势。2020年,京津冀城市群数字服务业在营企业注册资本共计23779.62亿元,高于长三角城市群的19957.03亿元和珠三角城市群的18372.81亿元。京津冀居前三位的城市依次为北京、天津、石家庄。

产业结构情况、创新发展水平和政府支持程度是影响京津冀城市群数字经济发展水平的主要因素。蓝皮书指出,京津冀城市群应在不断改善的创新环境下,有效利用政府对数字经济发展的扶持政策,促进创业结构优化升级,形成良好的数字经济发展环境。

“哪儿经济越发达、数据越丰富,数据采集、确权、定价的活动就会越发达。这意味着数字经济活动的区位选择对经济发展的历史路径有很强的依赖性。”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中国社会科学院生态文明研究所党委书记杨开忠指出,“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作为我国数字经济第一梯队的地位和作用,将是长期难以改变的格局。”

数字经济对京津冀消费水平拉动作用明显

在数字经济产业中,数字要素驱动产业与居民消费的联系最为密切。蓝皮书研究发现,在京津冀各城市样本中,互联网平台产业、互联网批发零售产业、数字内容与媒体产业对城镇居民人均消费产生了显著促进作用,其中互联网平台产业对城镇居民消费的影响最为突出。

蓝皮书主编、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特大城市经济社会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叶堂林告诉记者,数字经济对京津冀消费水平的拉动作用非常显著。他列举说,与没有互联网平台类产业区域的城市相比,有互联网平台类产业的城市,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高6.4%;与没有互联网批发零售类产业的城市相比,有互联网批发零售类产业区域的城市,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高5.5%;与没有数字内容与媒体类产业的城市相比,有数字内容与媒体类产业的城市,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高出2.7%。

不过,数字经济总体上对京津冀农村居民消费水平提升作用稍小。蓝皮书分析,可能的原因是京津冀农村地区支撑数字经济发展的新基础设施建设相对滞后,难以充分保障多种数字经济业态对农村居民消费的促进作用。但是,互联网批发零售业仍然对农村居民消费提升起到了显著促进作用。

数字经济发展降低京津冀碳排放水平

数字经济是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重要抓手,研究数字经济助推京津冀城市群低碳转型具有现实意义。蓝皮书对京津冀城市群数字经济发展现状和碳排放现状进行了分析。

2009年至2020年,京津冀城市群数字经济服务业在营企业注册资本额呈上升趋势,创新成果大幅增加,行业整体发展态势良好,天津和河北数字经济服务业在营企业注册资本额占比呈上升趋势。

同时,京津冀城市群碳排放量呈上升趋势,且分布不均衡。北京以第三产业耗能为主,天津和河北以第二产业耗能为主。2019年,北京第三产业能源消耗量占各行业能源消耗总量的51.12%,分别比天津和河北高34.01个和40.16个百分点。

叶堂林表示,数字经济的发展显著降低了京津冀城市群碳排放水平。随着数字经济发展水平不断提高,区域创新能力逐渐增强,整个社会的数字化、信息化水平将不断提高,进而推动传统产业向绿色低碳化转型,减少区域碳排放。

工作人员在雄安新区一智慧工地展示厅进行工地VR安全体验。 新华社发

京津冀观察

以数字经济为协同发展“添翼”

鲍南

《京津冀发展报告(2022)——数字经济助推区域协同发展》近日发布,数据显示,京津冀城市群的数字经济规模已达3.91万亿元,居东部三大城市群之首。

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直接或间接利用数据来引导资源发挥作用、推动生产力发展的经济形态日益增多。今天,电子商务、移动支付、5G通信等产业,都属于数字经济的一部分。但生活消费上的便利并不是其全貌,对于生产制造的赋能才是更为宽广的蓝海。中国拥有全球规模最大的制造业,其中很多细分产业尚未“触网”,通过产业数字化实现生产过程与消费链、供应链的智能互联,无疑将大幅提高生产的质量和效率。

京津冀区域数字经济成果显著,但发展不均衡客观存在。据统计,京津冀数字服务业在营企业注册资本居前三位的城市依次为北京(19143.18亿元)、天津(1489.02亿元)、石家庄(1052.7亿元),北京雄厚的前端研发设计和服务供给能力,还没有与津冀产业实现充分互补。其次,区域统筹规划与协调机制有待完善。就拿大数据产业来说,三地一些县市都上马了数据中心等“新基建”项目,存在重复建设的问题。最后,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还不太够。三地不少中小型企业习惯于传统的生产模式,数字化转型速度较慢,智能化应用场景和解决方案在区域落地尚显不足。

协同发展的瓶颈,还是得靠进一步深化协同机制来解决。近年来,三地始终致力于完善顶层设计、优化协作机制,促进产学研资源共建共享。比如清华大学在天津成立了高端装备研究院,让市场需求和高校科研在此“握手”。再如,京冀充分发挥各自贸试验区政策的协同联动作用,打造一条进出口贸易数字通道,带动河北的跨境电商企业实现批量运输……数字经济,归根结底是数据的搜集、分析、运营和使用。经济活力十足的京津冀,有着海量的产业数据,多样的应用场景,强劲的消费能力,在这些基础上,瞄准突出问题,找准主要症结,进一步理顺协同合作机制,数字经济必将爆发出更加强大的创造力,为协同发展“添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