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政策 >>正文

近日实施的这项标准 影响着浙江城镇化的未来

2022-04-15 11:50:19 来源于:杭州网

4月14日,由浙江省发改委牵头,省发规院、省标准院等单位联合起草的浙江省地方标准《小城市培育规范》(以下简称《规范》)正式实施。这也是全国首个小城市培育省级地方标准。

面对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历史使命,《规范》的实施,会给浙江城镇化带来怎样的新图景?

发展中必然

从镇到城,浙江探索已久。12年前,浙江率先在全国展开一场从镇到城的体制革新——小城市培育试点。

时至今日,试点工作已推进四轮。经过十余年的迭代建设,仅小城市建设就涌现出“建管并重·柳市模式”“古镇新城·塘栖模式”“均衡发展·姚庄模式”等模式。

截至2021年底,试点单位中有48个进入全国综合实力千强镇,其中10个进入前100名。GDP破百亿元镇达19个,财政总收入超十亿元达29个,GDP增长率超全省平均水平一个百分点以上。

既然如此,浙江为何还要再设立标准?

“首先,试点单位的发展情况出现了明显的差异分化。” 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城镇发展研究所经济师方康恒告诉涌金君。

如今的浙江,既有像乐清市柳市镇、东阳市横店镇、吴兴区织里镇等常住人口超15万人的特大镇,也有嘉善县西塘镇、余杭区瓶窑镇等财政收入超10亿元的实力镇。

百花齐放的强镇格局,也意味着原本的培育模式和建设要求不再全盘适用,设立标准,有利于分类施策。

另一方面,大部分过往的小城市培育试点相关政策文件、专项支持政策都需要重新规划和更新,标准的设立,对于提高下一轮政策的针对性而言非常必要。

在形成经验的同时,城镇建设中长期存在的短板问题也不容忽视。

比如,基本公共服务和市政功能配套建设不够完善,就是小城市培育试点镇的通病。以瑞安市塘下镇为例,2020年年底,瑞安市塘下镇常住人口超过30万,公园绿地面积却只有3.38公顷,约为杭州太子湾公园(23 公顷)的七分之一。

此外,城镇发展中的“小马拉大车”问题,各个城镇客观存在的发展能级差异也同样值得关注。

什么样的方式既能提炼共性、输出浙江经验,又能对症下药,引导各试点单位补足短板呢?设立标准的另一层价值,正在于打“补丁”。

浙江是标准化战略的先行地和实践地,也是全国首个国家标准化综合改革试点省份,这也为小城市培育设立标准提供了基础支撑。

34项指标的“含金量”

明确了为何而立,标准的起草思路便很清晰了。

“我们赴全省63个试点单位和相关省级部门深入调研,梳理出100多项指标,去粗取精,形成如今的34项指标。”方康恒告诉涌金君,这些指标涉及经济发展、基础设施、公共服务、文体建设、生态环保、基层治理等六大领域。

《标准》制定充分体现了分类施策,按照财政收入,将小城市划分为三类:一类是财政收入10亿元以上的小城市,二类为财政收入5亿元-10亿元的小城市,三类则是财政收入5亿元以下的小城市。

除了部分通用型指标,不同类型的小城市都有依据自身情况、专门设定的个性化指标,各试点单位探索升级的自由度大幅提高。

涌金君了解到,指标体系中吸收了很多地方成效经验。比如,宁波慈城镇的城市标准功能配置,就给不少专家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这座素有“江南第一古县城”之称的城镇中,坐落着一家AAA级乡镇养老机构步韬益寿院,一家三甲医院分院、宁波市妇儿医院北部院区。

城镇之中设有东湖、狮子山公园等多个居民休闲场地,还有药商博物馆、历史文化展览馆等“十大”公共文化场馆,以及一条打通“大东门瓮城-骢马河历史街区-民权路商业街”的精品游线。

综合其他城镇的调研,专家们发现,这些配置能极大提升当地居民的幸福感和获得感。

于是,新标准中明确:

所有小城市至少要有1个包含交通、城管、警务、安防、基层治理等功能场景的城市大脑,1个展示历史文化、未来发展等独特标识形象的城市客厅,1条长度超200米的商业,1个建筑面积大于2000平方米的全民健身活动中心,1条1公里以上的城市绿道,以及1个阅览座位不少于130座的公共图书馆。

当然,指标中也不乏能帮助试点单位解决共性问题的,拥有行政审批权事项比例就是其中之一。

拥有行政审批权事项比例指的是镇政府拥有的行政审批权事项占所在县(市、区)政府行政审批权事项比重。设置该指标就是鼓励地方将权力下放,破解试点镇“小马拉大车”的治理困局。

“这是一个系统严格的标准,考核指标的要求较高。”浙江大学区域创新发展研究所所长张旭亮认为,通过对标这些数值,不同规模的小城市能对照认识到自身的不足,在实践时更有方向性和目标性。

浙江省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随着《标准》的实施,未来,浙江小城市培育工作会把共同富裕作为全省小城市培育的总牵引和总要求,以缩小地区差距、城乡差距、收入差距为主攻方向。

编辑:金果